> 亚洲城yzc88官网 >

亚洲城yzc88官网

NEWS

独走花径迷歧途:拨开重重迷雾看日本坦克的防护力_图集_新浪网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05-25 01:47

  在之前的《出鞘》中,有读者留言称希望了解日本坦克的实际水平。其实长久以来,国内网络上对于日本坦克发展的评价都十分极端。一些人喜欢把日本坦克捧到天上,另一些人则恨不得把日本坦克踩到土里。然而这种明显带有感情彩的评价,显然会误导希望客观的去看日本坦克发展的军迷们。那么本期《出鞘》我们就来拨开重重迷雾,看看日本坦克能究竟如何。受篇幅所限,本系列将分为几个独立的部分,而本期,我们不妨先从日本坦克的防护开始说起。

  日本第三代主战坦克的发展始于90式,这型坦克也基本奠定了此后日本三代坦克发展的基本路线。考虑到日本国内公路网的承载能力,90式在设计之初就被定位为一款轻量化的第三代主战坦克。横向对比来看,在90式诞生之际,除了苏联的“紧凑型坦克”之外,世界其他主流三代坦克的战斗全重均超过了55吨。

  而由于坦克重量与防护的正相关关系,想要在一款轻量化的坦克上实现较好的防御,其背后的困难可想而知。以90式重要的设计参照,德国豹2坦克为例:豹2A4坦克战斗全重约55.2吨,其装甲防动能弹效果仅约300-400毫米均质钢。即使90式坦克要比豹2A4坦克窄出了约300毫米,但以其比前者轻5吨的重量,显然难以在防御上大幅超过前者。

  此前,部分日文来源认为90式坦克采用了所谓的“陶瓷复合装甲”,不过从其装甲布置行之来看,这种说法恐难成立。实际上,这一误区罪魁祸首大概是上个世纪末各路网文对英国乔巴姆装甲结构的误解——在最早的传言中,乔巴姆装甲大概是一种钢板夹陶瓷板的结构。不过这种结构本身就是无稽之谈,原因大致有以下两点:1、大块的陶瓷板烧结难度极大,在上世纪90年代末根本不可能大规模量产;2、根据陶瓷装甲的防护原理,陶瓷块并非越大越好,大块的陶瓷夹层压根起不到太好的防护作用。

  实际上以上世纪的陶瓷烧制水平,苏联T-64坦克上的陶瓷球装甲反而是陶瓷装甲的最优解。但苏联陶瓷球装甲的缺点也同样明显:陶瓷球装甲的约束材料为浇筑在其框架内的钢,这样浇筑而来的钢热处理难度较大,很难保证良好的机械能。此外陶瓷不能单独用作装甲材料来使用,为了保证装甲的整体能,大厚度的面板、背板同样必不可少。而这有导致了另一个问题:陶瓷材料本身防破甲弹效率并不算高,大厚度均质钢的防破甲单效率则更差,也就是说整个约束陶瓷装甲的防破甲弹能平平,这并不符合坦克的发展趋势。

  为了解决“钢坦克”的防破甲弹难题,苏联人在坦克上大规模的采用了爆炸反应装甲、橡胶围裙等附加模块。但是我们在日本的90式坦克上并没有见到过类似的附加装甲模块。考虑到日本人的假想敌——苏联大规模装备了单兵反坦克导弹和炮射导弹,日本坦克敢于“体出门”只能说明90式的防破甲能力已经足够令人满意了。综合考虑90式装甲的外部结构以及上面这些因素,能得出最“靠谱”的答案就是,90式也和豹2、M1这些坦克一样,采用了“泛乔巴姆装甲”,也就是在预制框架中大量安装NERA模块。

  在实际防护效果方面,有日本来源称见到过90式坦克的装甲测试,并表示90式在约250米的距离上挡住了自身主炮射击的HEAT-FS炮弹与APFSDS炮弹。据此,有人推测90式坦克的炮塔装甲防穿甲弹等效在520毫米以上。理由是根据瑞典人的测试,莱茵金属44倍120毫米炮发射DM33穿甲弹在250米处的穿深约为520毫米。而日本90式采用的火炮与JM33炮弹均为前两者的授权生产版本。

  不过这种说法明显没有考虑到时间因素——日本人测试90式样车的时间约为1983年前后,而德国原版的DM33穿甲弹是要迟至1987年才问世的。日本人显然不能从1990年代穿越回去打靶。事实上1983年德国为120毫米坦克炮配装的DM-13/23穿甲弹的穿深等效仅为2000米距离上380毫米均质钢,即使放到250米的距离上,穿深也不太可能突破400毫米。所以我们完全可以说,90式的防护水平与豹2A4大致相当。

  作为一款50吨级的坦克,90式能够做到与55吨的豹2A4、M1相似的正面防护已经是殊为不易的一件事了。除了使用更紧凑的2冲程发动机以及深度压榨整车的宽度以外,90式防护设计中最具特的一点还是基本放弃了坦克在侧前向的防御——这不仅是日本坦克的特,后来也成为了整个东亚地区坦克设计的特。虽然有部分人以焊缝为根据推测90式的主装甲模块后还有一块侧前向的三角形装甲模块,不过对坦克内部结构稍有了解的人就可以看出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首先,在厚重的装甲背板后部再加一层NERA插槽几乎就是亘古未有之奇谈,这样的设计很难达到良好的防护效果。即使真的想要加强侧前向的防御,至少也应该在建造炮塔时预先把厚背板弯折到三角区域的后面。其次,90式炮塔左侧的三角形焊缝整个切过炮手瞄准镜,而炮手镜又必然会穿过焊缝下面的结构,在这样局促的空间内几乎无法插入NERA模块,那么预留这样一个插槽就是毫无意义的。事实上,这块三角形区域真正的用以是——修整炮塔形状,使装甲模块的高度可以略小于炮塔高度以节省重量。

  但日本坦克此时的防护设计水准也就仅限于此了——毕竟与豹2A4防护大差不差的豹2A0在上世纪70年代就已经问世,与之同水平的美军M1坦克也早就在1979年量产了。至90年代90式坦克问世,美德两国的坦克防护水平又开始了新的一轮跨越——1985年美国人推出了M1A1HA坦克,开创的使用了贫铀装甲,随后这种新型的NERA装甲被用在了美国陆军的下坦克M1A2上。而德国则在上世纪90年代初推出了重型NERA装甲模块,将主战坦克的防护水平推上了一个新的维度。

  话别小有成就但总体尚不尽人意90式,日本人又开始了新一型三代坦克——10式的研制。总体来看,10式可以视为90式思路的延续——在90式的基础上继续减重。减重的手段其实也很简单,首先是在90式的基础上继续压榨车宽,整车宽度下来了,重量自然也会下来。其次是放弃了在90式上面对于功重比的极致追求,50吨级的90式推重比接近30马力/吨,而10式的功重比仅27马力/吨。

  发动机功率的下降伴随着动力包的缩小,动力包缩小又使得整车重量进一步的得到了控制。而较小的功率要求也使得日本人不必再通过2冲程发动机来压榨坦克的极致能,更加可靠的4冲程发动机又重新回到了日本设计师的视野。在防护上,整车重量的进一步减轻、车宽的进一步下降使得日本设计师能够把有限的防护重量用在更小的投影面上,这无疑提升了10式坦克的防御效能。

  在日本官方的宣传口径中,对10式的防护水平少有提及。即使提到了,其言辞也颇为暧昧,仅一笔带过:使用台架炮发射IV型穿甲弹在250米的距离上通过加减装药的方式测试了10式的装甲。既没说加减装药到了什么样的速度,没说最终有没有击穿,甚至连IV型穿甲弹究竟是个什么都没有明言过。所以仅凭这些只言片语我们是无法推断10式真正的防御效能的。基于这种方法推算的10式坦克防护力的结论,我们大可以无视。

  所以推测10式坦克的防御效能,我们基本仅能从其重量与装甲架构入手。10式坦克共有3种重量的配装模式:40吨的奔模式(不加任何装甲模块)、44吨的标准模式(绝大部分场景中我们看到的10式)与48吨的满挂模式(包括推土铲,首下附加模块等,全挂模式仅在原型车上出现过)。

  根据公开的图片与照片,我们不难看出,10式坦克的装甲结构基本为:车薄基甲,防御基本靠模块的模式。其附加装甲共分为2种,第一种是主装甲模块,分布于炮塔前部炮盾两侧以及车体首上。第二种是储物篮模块,类似于勒克莱尔的“矿泉水装甲”。至于两种模块分别的重量,确是一个见仁见智的事情,但总体而言,主装甲模块更重,储物篮模块更轻是没有问题的。这里我们假设主装甲模块为3吨,储物篮模块为1吨。(再次声明,仅仅是假设)

  之后,根据网上随处可见的10式坦克的照片、模型、三视图我们不难算出三块主装甲模块在车体正面的投影面积——约为17679平方厘米,以主装甲模块重3吨计算,其均布在正面的防护面密度约为156g/cm^2,大致相当于215毫米均质钢。再假设日本人能够通过合理的装甲布置,实现1.5-2倍的装甲质量系数,那么整个装甲模块防动能弹的效能就大约为320-430毫米均质钢(当然,系数仅仅是假设,各位看官可以任意带入自己喜欢的数字,个人认为1.5-2.0之间较为合适)。

  320-430毫米主装甲模块等效加上后面的约170毫米的基甲,其防护水平大致在480-600毫米均质钢的水平上,由于计算过程大量用到了“假设”,所以这里的计算结果仅供参考。如果假设正确,这意味着日本这款重量44吨的坦克,在防护上达到了加挂接触-1反应装甲的T-80U的水准,上限可能近了加挂K-5反应装甲的T-80U的水平。考虑到其并没有加挂重型反应装甲,车高还要比T-80U更高一些,能达到这样的防护水平已经殊为不易。

  但总的来说,尽管日本人的装甲设计技术可能并不落后于苏德这样的坦克大国,但其“北约化”的架构和“斤斤计较”的重量,还是限制了其防弹水平的提高。10式的整体防护水平仍然处于与二期弹、DM33、3BM42等老弹“晃上晃下”的地步,而面对俄罗斯的Svinets系列穿甲弹、美国的M829A3/A4穿甲弹和中国的三期弹、德国的DM53/63等新型穿甲弹则并不乐观。未来,中、俄、乌等国用重型爆反疯狂“堆防护”的手段十分值得日本借鉴。那么本期《出鞘》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